主页 > 设备爱看 >几个排版小祕诀 >

几个排版小祕诀

  • 设备爱看 | 2020-06-19 02:23:21 阅读量:21万+

几个排版小祕诀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上周客串了一回排版顾问,帮某大历史系办的杂誌挑毛病。虽然是学生所办,但他们期许颇高,以正规的学术杂誌自我要求。我就尽点心力,就编排瑕疵挑剔一回。几个可能编辑新手也容易犯的错误藉此分享一下:

封面的四大功能:辨识(我是谁)、解释(本期有什幺内容)、吸引(让人在杂誌墙中迅速看见)、保护。所以杂誌刊名通常放在版面四分之一以上的位置,避免被其他杂誌遮盖;此外刊名如果用名家手写,要注意是否容易辨读,如果字太草,可能要考虑换用其他字形,免得连刊名都难以辨别。

有些变通的作法是把名家字做成 icon ,旁边再用印刷字重新说一次。

随页注并不是最合理的注解形式,最主要的麻烦是干扰正文阅读,尤其在当今主流注解都是引文出处的时候,你在读文章的当下知道了论证出处并没有更多意义,因为你不会立刻去查原始来源,要是你这幺做的话,不只你无法读完一篇论文,也会因为阅读太碎片,根本无法贯串全文意指。

不过当今学界的普遍的偏见都认为,没有随页注就不是好学术期刊,要嘛要有勇气挑战流俗,不然也只好从众,反正从众不会有风险。但从众就要面对随页注带来的排版难题,每页注解数多寡不一,量大的时候要如何处理?贪便宜在当页多挤一两行绝非正办。

事实上直接遵从排版软体的预设格式是最简单也是最可靠的,手动把多挤到次页注解搬回本页,就会让版心忽大忽小,有时候挤压到「地」的边界,很像拼贴的作品。

走文格线(page grid)是横排书版心内主文走文的依据参考线,每页依循相同的参考线,可以是走文稳定,让版心一致。通常你没有走文格线概念也会让走文稳定,因为只要起始行固定、行距固定,你的每一行就会固定——直到内文中出现小标题。

很多编辑不明白为什幺内文小标要占整数行,一行、两行、三行空间。简单说,因为你要确保每一页不管有没有小标、有多少小标,都要维持相同的版心大小,让前后页的走文格线能够对齐。

如果小标不是占据整数行,那幺任何有小标的页就会跑出零点几行的东西出来,小标后的行就会脱离正常格线,走在不一样的位置上。而前后页版心也会变得不一样大小。

此外横排书有时候会碰到小标走两行的可能,这时候还要顾虑小标本身的行距,让多出来的那一行也要占整数行才行。

所以综合而言最简单的做法是,小标单行採用内文(减掉字级差距)的行距,段前和段后距离则都设为一个内文行距大小。这样一行小标等于三行内文,二行小标等于四行内文,就不会破坏走文格线了。

乍看起来这是个不可能的问题,现代排版软体怎幺会容许出现每一行字距不一的情况呢?但现实就是会出现,而且比例非常高,很多专业美编都会犯这个错。以下是一个简化的示意图:

仔细看会发现第一行段首缩排不是占完整的两个全形空白,而最后一行走到行尾跟上面落差有半个字之多。把参考线画上来比一下:

这种情况是如何造成的呢?原理很简单,因为我们设了齐头尾的段落格式,然后又画了一个可以容纳十点五个内文字的栏宽度。程式为了齐头尾,让十个字铺满十点五个字的空间,只好拉散字间。但齐头尾又不会影响段落最后一行(只有拉散对齐才会影响最末行),所以我们就做出了每一行字距都不一的版面了。

段首缩排为什幺会没有占完整的两个全形呢?在这个案例里,段首是用「段首缩排」来指定,指定的时候是以两个全形空白作为缩排长度,它在正常字距的情况下是準确的(跟末行相比便知),但一旦字间被拉散,原先準确的长度就会变得不準确。

有个简单的解法是段首不再使用缩排设定,而改用直接输入两个全形空白字「  」。像这样:

因为段首是字元,也会被齐头尾设定拉散,所以前三行字间都对得很整齐。这个方法还可以对付要修改内文字级大小时,忘记改缩排的问题。不过这无法解决最末行字间不齐的问题。真正釜底抽薪的正解是,栏宽必须设为内文字级的整数倍数。像这样:

栏宽刚好容得下十个字,每个字都是标準字间没有拉散,这样段首缩排也不会不準,段落最末行也不会字间不一致了。

关于随页注的讨论请见:注释:太多人误会的编辑体例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Oliver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欢迎在脸书追蹤我)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