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设备爱看 >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 >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  • 设备爱看 | 2020-06-15 23:32:13 阅读量:57万+

◎徐砚美

1997年,我受洗时,牧师在赠送给我的圣经封底写下一句话:「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。」这句话,至今仍很深地存放在我心中。

「活」这个字,根据创世记来说,当人被上帝所造,本是尘土,上帝用祂的「一口气」吹进人的鼻孔中,自此,我们成为了有灵的「活人」。也就是说,气、灵与活这三件事情是有一种顺序的,同时,它本身就具有「传递」的意义。

我们可以对照创世记另外一段经文来看:「当神造人的日子,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。」(五章1节),这段经文,让先前所说的三件事情,与上帝本身有了更深的连结。也就是说,人与神之间本来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係,正因为这样,「犯罪」才会亏缺了神的荣耀,否则,人犯罪应是亏缺了自己的荣耀,又为何会跟神有关係呢?

卖座电影反映人性
会想到这些,其实是跟日前上映的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有关。这部由漫威公司耗时十一年集结数十部英雄电影,串联起一个庞大又複杂,既现代又具有史诗性质的「大片」,已经在上映短短不到三週的时间,超越了《铁达尼号》成为了影史第二卖座电影,截至五月7日,它在全球的票房已经超过了22亿美金。

这还不包括本片已是这个系列的第四部电影,前三部中,第三集《复仇者联盟:无限之战》也名列影史前十大卖座电影。更不要说如果将这十一年中数十部电影、影集的票房统整起来,我大胆地推测,它恐怕是人类史上最卖座的电影。

为什幺英雄电影会创造这幺大的「商机」?它到底反映着现代人甚幺样的慾望?而这样的慾望又反映着现代人甚幺样的欠缺呢?透过这篇文章,我想要一层一层地往深处叩问,在这些英雄电影中不断重複的一些情节与我们现实人生之间的关係,更重要的是,在信仰上,我们可以有哪一些反思。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萨诺斯高挂战袍(剧照来源:迪士尼影业)

必要之恶与当行之善
英雄电影的特徵,大多有明显的「正邪对立」性质。在漫威的这个系列中,在地球上,宛如早期「007系列电影」中的「恶魔党」的邪恶方就是一个虚拟的恐怖组织「九头蛇」(Hydra),由纳粹德国的将军约翰‧施密特(绰号:红骷髅)建立(注:该角色首次出现于2011年的《美国队长》),其主要思想蜕变自纳粹,像是社会菁英化,消灭所有不服从之人,重建一个只有组织认可的「秩序化社会」;另一方面,是相对比较广阔的地球外的整个宇宙,即外太空的邪恶方。这方面就相对複杂一些。

但简单来说,漫威将其部分故事,像是《雷神索尔》系列建基于北欧神话上,而作者将北欧神话中众神的世界观建立在一个「九大宇宙」的空间概念下。于是,奥丁的养子邪神洛基(汤姆‧希德斯顿 饰)就成为在不同宇宙中的其中一个大反派;而他曾在《复仇者联盟》第一集中与之联盟的萨诺斯(首集由达米恩‧波提耶 饰,除外都由乔许‧布洛林 饰),也成为了最终整个代表正义的「复仇者联盟」(由各个独立的英雄电影中的主角集结而成的联盟)的终极敌人。

特别的是,无论是「九头蛇」或者是「萨诺斯」与以往的「正邪对立」不同,他们的邪恶本质,并非是要做一件「恶事」,而是他们都坚信一套信念,也就是现存的世界秩序与法则是错误的,于是要予以修正,而要能够修正,杀戮与毁灭就是「必要之恶」。

是这个「必要之恶」的「必要」合理化了他们的侵略,无论是地球抑或者是其他星球。所以,「复仇者联盟」所要对抗的,就是他们所认为的「当行之善」要如何阻止这些反派「必要之恶」的信念。这点,我们可以从「复仇者联盟」的领袖,美国队长所持有的武器,并非是刀剑,而是一个「盾牌」看出,作为一个符号,它代表的就是守护、防御,而不是攻击。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剧中英雄各有不同软弱。(剧照来源:迪士尼影业)

英雄何须联盟?
而观众也会发现,之所以这幺多英雄需要「联盟」,所强调的并不是他们每一个人能力的「强大」,而是凸显出他们各种只身一人时的脆弱,无论是钢铁人东尼史塔克(小劳勃道尼 饰)、美国队长(克里斯‧伊凡 饰)、雷神索尔(克里斯‧汉斯沃 饰)、绿巨人浩克(马克‧卢法洛 饰)、黑寡妇萝曼诺夫(史嘉蕾‧乔韩森 饰)、鹰眼巴顿(杰瑞米‧雷纳 饰)……等,他们无一不是有不堪回首的过去,就是面对现实的软弱。于是,团结、合一、相互扶持、勇气成为了他们由弱转强能够克敌制胜的关键原因。也就是说,他们示範了对抗邪恶的两个关键:一,放下自己的软弱;二,贡献自己的能力。

但是,中间一定也有争执与分裂,所以,在《美国队长3:英雄内战》当中,《复仇者联盟》因为一方坚持英雄要接受国际政府的监控管理,一方坚持假设连国际政府及所建构起的世界性的防卫机制,都遭到邪恶方的渗透,那所签属的协议将导致原本可以发挥的能力受到限制。两造就因为这样的意见不同,整个联盟宣告破裂,为首的钢铁人与美国队长从同仇敌忾,变得有了嫌隙。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牺牲自我与不计代价
然而,这样的嫌隙要怎幺去弥补?就是透过所有英雄电影不断在强调的精神──牺牲自我。这里所谓的「自我」包括两个层面,一是自我坚持的成见与想法;二是自我的生命。这两种「牺牲」几乎贯穿了整个英雄电影,包括每一个英雄的生命转折,都是来自于这样「降伏己心」的概念。到了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,观众更是会不断地听到「不计代价」这四个字。

我们若从《雷神索尔》系列来看最为清楚。高傲的奥丁之子,原是不可一世的天神皇室接班人,却被奥丁流放到地球,从而学会谦卑。而在往后的系列剧情之中,他虽不时展现出他难以被降伏的傲气,可是,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挫折,包括闯祸失去了父亲、母亲,以及目睹族人遭到杀戮等等,他的傲气也一点一点被磨平。《钢铁人》系列也可以看到原本是世界最大军火商人的东尼史塔克,如何在看到自己的军火带来的战争与受创的人民后,决定停产所有军火,再从一个以天才头脑睥睨一切的钢铁人,慢慢地蜕变成一个为拯救世界而一而再,再而三牺牲自我的英雄。

所谓的不计代价,往往就是在「为己」还是「为人」二者中间选了后者,因为,还有甚幺代价比把自己交出去,把自己所爱的放下,把自己所恨的也放下更重要呢?

以至于整个系列作中,也有不少原本是反派的角色弃暗投明,例如《星际异工队》系列中的葛摩菈(柔依‧莎达娜 饰)与她的妹妹涅布拉(凯伦‧吉兰 饰),她们原本都是大反派萨诺斯一手培育的养女。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大反派萨诺斯培育的养女涅布拉弃暗投明。(剧照来源:迪士尼影业)

另一个最明显的例子,就是索尔的弟弟,曾经作为系列做一整集大反派的他,竟也与哥哥一同在战场上对抗萨诺斯。他们对过去执着地放下,重新地踏上一条一百八十度不同方向的路。改变、挥别过去、战胜软弱,为的不是自己得到利益,而是为了大局,成为英雄电影的关键内核。

拯救是倚靠还是倚赖?
从人受造的过程、意义,与我们今天所看到造就上百亿美金票房的英雄电影,到底有甚幺关係?

从消费心理学来说,电影作为一个虚拟想像商品,它所对应的,就是我们内在需要补偿的,也就是我们的「欠缺」,我们是透过将自己「投射」到这些英雄角色当中,从而解消了我们日常当中所焦虑的,所抗拒去面对的。

而之所以能够让这数十部电影几乎没有一部票房失利,一部接着一部,我想代表着这十年,或者这一个世代,有一些本质上的「欠缺」是一直没有被满足的,以至于我们在现实中找不到满足,就必须要透过消费这些电影来获得暂时性的疗慰,或者,是让我们的自我感觉良好一些。

如果我们回头看《圣经》,以色列人在整个旧约所表现出的整体人类的一种「谕示」,就是不断地从已有的「救赎」转向金牛犊、异教的神,他们也在找寻「英雄」,也在找寻「拯救」。另一方面,他们也在期待在他们中间能够出现拯救者、带领者,于是,从一个又一个士师到他们向先知撒母耳要求要「立王」。

这些对我而言,不仅仅是给予基督徒「不立偶像」的警惕,更重要的是回到我们自己的身上,为什幺我们会不断地失去信心?为什幺我们失去信心不是回到上帝的面前,而是想要「换个对象」?甚至,已经在新约时代靠着耶稣基督成为我们的挽回祭的今日,我们仍旧无法改变这种「待拯救」的心理状态?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(剧照来源:迪士尼影业)

祂为我们真正打了终局之战
我认为最关键地,还是回到文章开头,牧师给我的那句话:「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。」或许,我们很多人对于救恩的感受,是停留在第一句,却从未生出第二句的力量。那为什幺又会只停留在第一句呢?

首先,是没有办法明白主为我死的真实意义──恢复受造与神连结。是第一句话,提供了第二句话的「能力」,是上帝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,逆转了我们灭亡的结局,宛如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中不断提到奇异博士史传奇跟钢铁人说,要逆转局势只有1400万分之一的机会一样,耶稣基督用祂自己的生命为我们承担所有的罪,换回我们重生的机会。

祂先成为「英雄」,为的是要成为一个榜样,同时也为我们真正打了一场「终局之战」,因为祂所赐下的救赎,是从结局逆转的,而不只是给予过程的帮助而已,以致我们有了先前所说「活」的能力。

可是,至今为什幺大量的人,需要听到在英雄电影中不断重複的「不计代价」,才能消除我们内在的一些焦虑呢?若反向思考,我们是否就是那些「太计代价」的人呢?当我们谈到耶稣与许多云彩般见证人的「牺牲」时,我们感到热血沸腾,可是回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当中「自我牺牲」就成为了一种口号。我们宣告要牺牲,但实际上,我们感到恐惧。从而不禁要问,我们是「倚靠」恩典,还是只是「倚赖」恩典?

英雄电影成为整个世代轰动的大热门,给基督徒甚至是非基督徒的最关键的反思是,我们是否在现实生活中一直处于长期的「被动」,被关心、被理解、被拯救、被爱……每一件事情,我们渴望接受比给予来得更多,以至于当我们眼见有一群人出现在大萤幕上,为拯救世界而牺牲自我;以至于当我们每週走进教会,听见有一位神为我们牺牲独生爱子;我们在电影院中掬一把泪,我们在教会中口说「阿们」,却并没有因此启动「我也要做些甚幺」,或者是「我为主活」的想法。

此时,每一週重複的礼拜与一部又一部的英雄电影,或许就成为相同的,因为我们可能消费了救恩却不自知,我们透过看这些电影,逃避了一些我们原本应该要主动去做的事。心态上认同我们觉得对的事,进而合理化不作为这个思想,可能成为了整个世代,最可怕的侵略者。它慢慢改变了我们,而我们却不自知。

我想,是时候觉醒了吧。

编按: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为保护级

主为我死,我为主活─思想电影《复仇者联盟:终局之战》

(剧照来源:迪士尼影业)

 

 

 

 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