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评驱动 >[物理史] 教宗将伽利略移送罗马宗教法庭审理 >

[物理史] 教宗将伽利略移送罗马宗教法庭审理

  • 时评驱动 | 2020-06-10 02:30:13 阅读量:44万+

伽利略(Galileo Galilei)于1633年被罗马宗教法庭判决终身监禁,是一般人谈及基督教和科学之间的关係时,最常提及的事件之一。伽利略如何从备受尊崇与礼遇的科学家,而至被宣告为异端,至今仍是许多学者讨论的历史大事。

[物理史] 教宗将伽利略移送罗马宗教法庭审理

伽利略(Galileo Galilei)-Giusto Sustermans 所绘

伽利略于1564年2月15日出生于义大利比萨,那一年米开朗基罗过世,莎士比亚诞生。伽利略是家中长子,父亲是位受人敬重的音乐家。伽利略于1581年进入比萨大学,依照父亲的希望主修医学,但因兴趣不合,所以未完成学位,于1585年回到佛罗伦斯老家。在此期间,经由家庭友人李奇(Ostilio Ricci)的指导,伽利略显示出对数学的热忱,进步神速,很快地可以独自研究,父亲终于同意他往科学方面发展。

伽利略在佛罗伦斯开班传授数学,此外,他还积极加入知识份子圈。1588年,他受邀至佛罗伦萨学院演讲,提出有关物体重心的定理,广受数学界的推崇。次年经由桂多巴达(Guidobuda del Monte,数学家,枢机主教佛迪南的兄长)的协助,获聘为比萨大学数学教授。

当比萨大学的聘期将届,因他平日言词直率好辩,所以同事反对他的续聘。正好帕多瓦大学有数学教授缺额,于是伽利略再次在桂多巴达的大力推荐下,于1592年由比萨转任帕多瓦任教,开启了他一生最惬意的18年时光。

1609年春天,荷兰传来了望远镜的出现,伽利略立即动手自製并改良,在10月下旬完成一个20倍的望远镜,次年宣布发现了(i)月球表面并非平滑,(ii)木星有4颗卫星,(iii)天上的星星远超过肉眼所能见等,造成极大的轰动。帕多瓦大学立即将其薪水加倍,并给予终身聘。然而,伽利略早已厌倦过多的教学负担,一直希望他就。于是,他製作了一具精美的望远镜,赠送给出身麦第奇(Medici)望族的学生柯西莫(Cosimo II)大公爵,且将木星的四颗卫星命名为麦第奇卫星群。柯西莫果然大悦,立即任命伽利略为比萨大学「首席数学家与大公爵府哲学家」,薪水极丰厚,且不需教学,在1610年秋天安排盛典欢迎伽利略荣归佛罗伦斯。

伽利略为了让大家相信他的发现,他知道教会的认可最为关键,所以在取得公爵的同意后,他于1611年4月亲赴罗马,将一具望远镜面呈教皇。教皇以最隆重的方式接见伽利略,免除他在仪式中要保持跪拜的传统,伽利略的声望与地位此时达到巅峰。

由于那时在天文方面的发现,伽利略确信他长久以来的认知是对的,即太阳是世界的中心。

伽利略认为科学不应是学者之间的话题,而应该让社会大众参与,所以荣归佛罗伦斯后,便致力于争取主宰社会的教会能支持新科学。他自认是当时最适合撮合教会与哥白尼学说调和共存的人,因为他名气大,与政、教关係密切,但最后却是事与愿违。

首先,于1612-1613年间发生了二件事。一是伽利略和谢纳神父(Christopher Scheiner)对于太阳黑子发现的先后与本质有激烈的争论。伽利略强烈的措辞让谢纳怀恨于心,是日后煽动教廷审判伽利略的强力人士。其次,伽利略写信给他在帕多瓦教过的学生卡斯特里(Benedetto Castelli,数学家),谈到如何将哥白尼的论点与圣经加以调和。但信中内容遭伽利略的敌人恶意曲解,告到罗马的宗教法庭,伽利略为此于1615年12月专程到罗马澄清。

当时教会内部对于哥白尼学说的看法分歧,其中修道士佛斯卡里尼(Paolo Foscarini)于1615年初出书主张哥白尼学说与圣经没有牴触。所以伽利略在1615年底出发前往罗马时,非常乐观,自信凭藉他的科学认知以及与教会高层的良好关係,应该可以化解教廷对他的疑虑和对哥白尼学说的抗拒。

然而,伽利略在罗马的努力没有成功,教廷于1616年3月3日正式宣布哥白尼学说为异端,并查禁佛斯卡里尼的书,以及其他持类似观点的专业书籍。虽然禁令中没有提到伽利略,但他还是受到教宗与枢机主教贝拉明(Bellarmine)的亲自告诫。宗教法庭档案并记载伽利略已被告诫﹝1﹞,以后不得以任何形式辩护哥白尼学说。

伽利略因之沉寂了一段时间,直到1623年才发表《分析家》(Il saggiatore)。书中除了反对耶稣会数学家格拉西(Grassi)有关慧星的看法之外,还留下至今科学家奉为圭臬的「数学是大自然的语言」的主张。就在此书付印前,多年来赞助、景仰伽利略的枢机主教巴柏里尼(Maffeo Barberini)被选为教宗乌尔班八世。巴柏里尼向以开明博学闻名,伽利略的朋友们马上建议将此书做为献给新教宗的祝贺礼物。

[物理史] 教宗将伽利略移送罗马宗教法庭审理

教宗乌尔班八世

1624年,伽利略专程赴罗马与教宗做了6次详谈,他趁机向教宗详细解释之前所提出有关潮汐的理论,以做为地球随时都在做周期分别为一年及一日运动的证明。教宗因而允许伽利略动手写一本有关宇宙的书,但警告他只能将哥白尼的学说当作一种假设看待。此外,教宗还要求伽利略将教宗个人对这问题的看法收入书内。

1630年,伽利略将书名为《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》(Dialogue Concerning the Two Chief World Systems: Ptolemaic and Copernican)送罗马审查,由于当时正值黑死病流行之际,佛罗伦斯与罗马之间的联繫中断,所以伽利略请求审查工作改由佛罗伦斯教会负责。罗马方面的审查单位对书中内容有不少严厉的批评,并告知佛罗伦斯当局。由于伽利略在书中的序声明,书中的内容纯属假设性的学说,所以很快地获得批准,而得以于1632年在佛罗伦斯公开发行。

书中的内容主要为代表伽利略者与反对者之间风趣的对话,伽利略主要以他来自望远镜的观测结果支持哥白尼学说,并驳斥传统的地心说。伽利略在书中所犯最大的错误是,他透过书中显得可笑的反对者将教宗的论点当作其最后的结论而说,上帝可以依照牠的旨意来创造世界,而同时又让世界像是我们所看到的样子。

此书一出版便在教会掀起大波。教宗立即组成一委员会来调查该书,以决定处置方式。委员会认为伽利略在书中并未将哥白尼学说只当成假设,于1632年9月建议移送宗教法庭。

[物理史] 教宗将伽利略移送罗马宗教法庭审理

伽利略在罗马宗教法庭受审(Cristiano Banti绘于1857年)

伽利略于1633年被传唤到罗马,1633年6月22日宗教法庭判决他有强烈的异端嫌疑,应终身监禁,并要他发誓放弃哥白尼学说。教廷并没有将伽利略关进牢狱,而只是将其软禁。先是让他住在锡恩纳大主教家中,12月底准他迁回佛罗伦斯近郊山上的别墅,直到1642年去世。那一年牛顿出生。

历史学家认为乌尔班八世对伽利略的态度由讚美、友好突然转为愤怒、严惩,除了因为觉得被嘲笑而受辱外,还因他当时身处严峻的政治危机有关。

在地球是绕着太阳公转广被接受之后,教会才在1757年将《对话》一书从禁书单中移除。1992年10月31日,教宗保罗二世正式出面道歉,说当年反对伽利略是「不智且轻率(imprudently opposed)」。要一个庞大的宗教机构道歉,费时逾350年,真不容易!

注1:在1633年4月12日宗教法庭大审判开始的第一天,伽利略对此档案的部份内容提出异议,是历史学家至今仍争论不休的一件事。


参考资料:

原文刊载于物理双月刊2016年10月号38卷第5期,感谢杨信男教授同意授权刊载。

系列文章100篇已集结成册,由五南出版,书名为《物理奇才奇事》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